客服QQ:

1195689642

邮箱地址:

admin@abarb.cn

电话:0571-88696378

手机:13732138458

主页 > 新闻中心 > 行业动态 >
新闻中心

这样的照片让人“ 一见钟情 ”!

2020-03-29 18:18来源:互联网

在一个地方待久了,每个人都会有属于自己特定的记忆。人们也在尝试着以不同的方式留住这个地方的“过去与现在”。

而手机相册里温存的记忆,往往是最真实、最容易触及人心的。以最朴素的摄影,留下最真挚的情感,是手机摄影师陈惜惜记录的一种方式。

出生在新加坡的陈惜惜,是原Discovery频道亚洲区监制,现如今在北京工作居住。没有接受过专业摄影培训的陈惜惜,通过自己对摄影艺术的理解,创作自己喜欢的作品,她于2012年开始,进行一项创意挑战,即每天用iPhone拍摄北京胡同点滴生活的照片,并分享一张到朋友圈。

她在2017年出版了《人在北京》及《北京:城与年》这两本书。其中, 她与作家宁肯的跨界合作作品《北京:城与年》更获得了2018年鲁迅文学奖。

时代在发展,而城市的记忆未曾褪色,总有人在以自己的方式,自己的行动,将每一个平凡而美好的瞬间留存下来。

像许多海外华人一样, 陈惜惜对北京有一种特殊情怀,她在胡同光影里寻找的是视觉符号,历史中的北京, 文学里的北京,她个人心中的北京。

她很喜欢拍胡同里的自行车,虽然北京早就不是自行车王国了,她在胡同的每个转角处还依然不断寻觅自己儿时想象中的北京。

《电动车》-- 电动车在阳光下闪闪发亮,仿佛长了一双翅膀,说不定骑着骑着,就能飞上天呢。

透过手机摄影,陈惜惜将胡同里平凡的路人拍出不同的质感。而在她的摄影作品里,你会发现,虽然每一张照片是静态的存在,但却总能在第一时间触动人心。

她的照片是会讲故事的,总能让人产生无限的联想空间,或许让你联想起小时候的记忆、想到昨天发生的事情。

“故事都是由观者用自己的回忆和想象一起完成的,它应该犹如一幅素描,寥寥几笔却又栩栩如生。故事里的人物是独特的个体又是众生的一份子。我在拍照的时候,把光影中的胡同当做舞台,把来来往往的人当做从电影中走出来的人物,我会从人群中挑出视觉符号最鲜明的人来拍,或许是他的衣着,他的代步工具,他的脸部特征让我‘一见钟情’。只要拍到好的人物,观众自然就会运用自己丰富的联想能力,填充故事的细节,这也就是影像叙事最奇妙的地方。”

起初拍照的时候不敢拍人,因为害怕会拍不好,更怕会挨揍。后来慢慢开始拍人,由于她的个子比较矮小,又是女生,没有什么侵略性,因此很少会遇到麻烦。

当然,这期间惜惜也曾遇到过一些特别的事情。比如,偶尔会被大叔大爷说两句,不过她觉得也不碍事。

她说:“记得有一次大雨过后,我蹲在地上拍水中的倒影,突然有一位大妈站在我后面大声地问'你在拍什么?'我小声地回答'我在拍...光...'巴不得能在地上挖个洞,躲进去藏起来。”

对惜惜来说,每一次的胡同拍摄都会有新的发现,而透过手机镜头,她也重新审视这古老而现代的北京,也不断地探索人与人之间微妙的关系,以自己的视角拍下人们心中的北京符号。

也因为这样日积月累的拍摄,她把城市纪实而又浪漫的一面呈现给大家,最终也将部分照片收录在《人在北京》这本摄影集里。

“一开始拍照并没有想过会有机会出版摄影集,因为没想到用iPhone拍照能出书,《人在北京》书中集合了我在2012年到2016年用手机拍摄的胡同影像,在天天拍,天天分享的过程中累积下来的作品。我在整理上万张照片的过程,经常会非常感动,因为我没想到自己不经意的拍下了这么多作品。而编辑摄影集的过程也有点意思,我每天晚上下班后,会到工作室对面的酒吧,坐在同一个角落,点一杯红酒,然后就不发一言的开始编书,直到晚上11点才离开,赶最后一趟地铁回家,就这样像工人加班打卡一般完成创作。”

在这个智能手机时代,用影像收录记忆成为一种流行趋势,而手机的便捷性,更是为摄影爱好者提供更多创作的可能性,只需一部手机,一些修图软件便可以进行创作。

惜惜不是一名专业摄影师,采用的工具也不是专业的设备,手机就是她日常摄影创作的工具。

她经常用手机记录身边的路人,捕捉那些匆匆的瞬间。一直以来她也坚持着一个习惯:拍摄的照片以黑白影调为主。

于她而言,“黑白模式”是一种经典性、抽象性,也是一种概念性,它能够去掉年代的标签,“让每张照片都好像是今天拍的,也可能是三十年前拍的”。

“我的照片都是借自然光拍的,我前期最大的功课是找到光影反差很鲜明的构图,锁定好构图以后,我就等人流经过,不断地抓拍。最早的时候用一款叫做Hipstamatic的app拍摄,因为喜欢它复古的黑白胶卷滤镜,现在就更简单了一些,直接用iPhone的摄影应用拍摄。我花在后期处理的时间非常少,修图时间不均60到90秒左右,都是使用Snapseed 简单处理。”

因此,她的摄影风格也是极具个性化,她没有把照片当做照片来拍,而是把每帧画面当做一幅画或一句诗,她的追求是拍出意境,别人批评她技术不好,她反而不介意,只要能引起共鸣,这渐渐或许也形成了一种摄影风格。

照片是她在新加坡街头,接近午夜时分,用iPhone 11 Pro Max 的夜间模式拍的,她觉得捕捉了一棵大树在钢骨水泥森林中的神秘和威严,让她感动。

最后她给我分享了一个系列创作,叫《心还在这里》,这是她以一位朋友送给她的木雕为题拍的彩色照片。她有一阵子经常带着它去拍照,主要想表达在乱世中,活在当下,用心生活。

摄影和所有创作一样,最重要的有独特的视角,或英文里的‘Point of View. ’, 因此我的建议是‘宁可不通,不可普通。’高清,完美,饱和到了这个社交媒体当道的时代已经没有什么稀奇的了,最难做的是‘Surprise’,让人意想不到又记忆深刻。

手机摄影无捷径,每一张照片的成功拍摄,源于拍摄者敏锐的洞察力,以及对每一个细节的抓取,当然还有对手机摄影的热爱。

感谢惜惜在百忙中抽空参与玩摄的专访,让我们看到手机摄影不一样的魅力,也了解到更多的摄影技巧。

对手机摄影感兴趣的小伙版可以关注玩转手机摄影,回复合集即可获得300篇手机摄影,欢迎来领取哦!

官网二维码